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县市动态 > 义龙新区

以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导向寻求反邪教工作治理路径

作者:赵瑞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7-12-25 17:32:38  点击数:

 

随着经济社会改革的深化,农村逐渐形成了一个利益主体多元化、社会思潮多样化、信息来源多渠道的地方。在这样一个多元化开放型的社会中,人们时时刻刻都面临着价值判断和价值选择。以核心价值观来引领社会思潮,凝聚社会共识,将比以往任何一个时代都更加迫切。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社会主义制度的内在精神,是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精髓,让社会公众找到了价值观中的“主心骨”,为多元化时代凝聚思想共识指明了方向。
一、鲁屯镇邪教基本情况
我镇邪教主要以“门徒会”为主,原有邪教教徒30人,其中死亡1人,现有29人邪教教徒已彻底转化。门徒会,又称“三赎基督”、“二两粮教”、“蒙头会”、“蒙福会”、“旷教”、“十二门徒会”等,是当前比较活跃的邪教之一,其特征主要表现为以下几点:1、宣扬“末世说”,鼓吹“三赎”谬论,假托基督之名,宣称世界末日将至,只有“神”才能救赎世人。2、要求信徒每天只吃“二两粮”,吃的越少“灵性”越高,神就会赐予其吃不完的“生命粮”。3、鼓吹信“神”可以不劳而获,宣扬只要一心信“神”,专心“祈祷”,无需劳作就能“田里庄稼不施肥也能长好”、“粮食吃不完”。4、不准信徒就医服药。5、宣扬“转灵气”骗色,声称与信神的人结婚能避灾避难,发生性关系是“转经”、“转灵气”、“与神同工”,借此进行骗色。6、收取“慈惠粮”敛财,鼓励信徒向神“献爱心”,缴纳“慈惠粮”、“慈惠钱”交的钱物越多,将来神赐给的福越多。由于社会的发展,农村村民知识淡薄,加之受到利益的诱惑,价值观发生改变。对“门徒会”的精神深信不疑。邪教是当今世界的精神污染公害中的首害。我们有必要以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导向,铲除邪教生产成本的文化土壤。从国家、社会和个人三个层面的价值观建设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建设的现实着力点,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融入人们日常生活之中,为我们从社会主义价值观层面治理邪教提供路径。
二、如何做好反邪教工作
党的十八大把“加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作为文化强国建设的首要任务写进大会报告,并提出:“倡导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倡导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倡导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积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这一论述明确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基本内涵,从国家、社会和个人三个角度指明了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建设的现实着力点,也为我们从文化层面治理邪教提供路径。
(一)加强精神文明建设,利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超越性,引导群众有一个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国家的社会制度对人民的庄严承诺,是对历史发展趋势的描绘,具有强大的精神感召力和行动引导力。“富强、民主、文明、和谐”体现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发展目标上的规定,是从国家价值目标层面凝练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基本理念,对其他层次的价值理念具有引导和统摄作用。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昭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美好蓝图,是一个振奋人心的价值理想。邪教往往会描述一个空想的美好蓝图,形成末世论,增强欺骗性,麻痹普通民众。普通宗教的末世论是关于人类社会最终结局的信仰和理论,但没有明确时间,是一种模糊不确定的末世论。邪教的末世论却不同于宗教的“模糊末世论”,是一种非常具体化了的末世论,它或明确确定人类末世来临的具体时间,或是把已经发生的某些事件当作末世来临的标志,是“具体末世论” 。邪教往往编造“世界末日就要来到 ”“大灾大难即将降临”等邪说,再把自己打扮成“救世主” ,宣扬只有听他们的话、参加他们的组织才能得救升天,脱离苦海,到达美好社会。具体的末世论是邪教组织以所谓未来美好社会为幌子,迷惑信众,对信众进行“精神控制”的核武器,使其加入邪教组织,听从所谓“教主”的命令,作为信众还必须付出财力物力,甚至生命的代价。普通民众如果没有正确的价值观,容易陷入邪教精心组织的陷阱,从而加入邪教。同邪教组织的斗争关系到党和国家的根本信念,关系人民的幸福生活,关系到党和国家前途命运以及理想目标的实现。因此,我们要建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从国家价值目标层面构建美好蓝图,给人民以良好期待。作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核心价值观是国家层面的理想目标。这一理想目标的作用体现在:(1)价值导向功能。它是对自我需要和社会需要理性认识基础上形成的一种恒久的价值认同,是一种稳定的精神支持,对邪教所构建的乌托邦具有天然的抵御作用。(2)价值凝聚功能。理想信念是凝聚人与社会共同体的精神枢纽,是社会共同文化价值观念的重要体现,引导着社会公众进行科学合理的价值判断。邓小平多次指出“我们这么大一个国家,怎样才能团结起来、组织起来呢?一靠理想,二靠纪律。组织起来就有力量。没有理想,没有纪律,就会像旧中国那样一盘散沙,那我们的革命怎么能够成功?我们的建设怎么能够成功?”(3)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核心价值观能够将广大人民群众凝聚国家总体目标的周围,用坚定的信念把人民团结起来,为人民自己的利益而奋斗。(4)价值选择功能。核心价值观为群众在多元文化发展方向中提供了选择的价值指针,从而成为民族与国家的精神支撑。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如果没有自己的精神支柱,就会丧失民魂国魂,就会失去生命力,失去生存发展的根基和源泉。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共同理想,有利于形成中华民族奋发向上的精神力量,巩固社会和谐的思想道德基础,铲除邪教产生和传播的文化土壤。
(二)加强法制建设,加大法制宣传。倡导“自由、平等、公正、法治”,从社会层面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基本理念提升。社会层面的核心价值观有利于塑造社会规范,形成积极、健康向上的文化氛围。社会层面的核心价值观介于国家和个人层面之间,重点适用于“社会”领域。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的建立,我国经历着一场前所未有的社会大转型。它主要体现在:(1)由身份社会向契约社会转变。在传统社会中,身份是判断人们行为能力和权利能力的标准,并且身份往往与“单位”相连。改革开放以后,国家权力逐渐从社会经济领域突出,社会生活逐渐非政治化,社会自主机制逐渐形成。主体意识、权利意识、平等意识、竞争意识等公民自主性品格逐渐形成,但是也有部分公民不能适应这种转变。(2)从熟人社会向契约社会转变。在中国传统社会中,人与人通过血缘关系、地缘关系等纽带互相联系起来。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初步建立,原有的关系结构逐渐解体,人们逐渐突破了地域限制的束缚,获得了自我选择权利,正在向契约社会转变。快速转型的中国,原有的社会秩序已经打破,新的社会秩序还未建立。这种未定的社会秩序带来的问题突出表现在:个体意识不强,独立自治精神不足;信用体系不完善,个体安全性缺乏;社会建设有待完善,社会保障不完善。不同的价值观、文化等出现了某种冲突和断裂,人们价值取向和社会思潮呈现多元化趋势,在一定社会人群中出现了理想丧失、道德低下、诚信缺失、低俗媚俗等问题。社会转型存在的问题同邪教散步的“社会下滑论”和“人类堕落论”有某种契合之处,从而为邪教歪理邪说在社会中蔓延铺垫了社会心理基础。邪教使这些精神不坚强者似乎感觉抓到了救命稻草,他们似乎又登上了信仰的土地,在虚幻中满足了他们的精神需求。邪教往往伪装为“正义”,以其为幌子对社会展开批判,夸夸其谈地对社会进行不切实际的批判,从而占据道德制高点。他们倡导鼓吹绝对的人人“平等” ,迎合弱势民众的心理;鼓吹首领崇拜,蔑视法治,迎合民众追求安全的心态。纵观人类发展历史,无论哪种社会制度,哪个社会发展阶段,人类的生活环境永远处于相对不完美之中,当然这也与人类所具有超越性本性有关系,为了社会的进步,人类需要自我批判和社会批判,包括最便于操作的道德批判。邪教正是抓住了某些人或某些社会群体对社会状况和自身处境的不满,夸大社会的问题,放大人类的错误和局限,吹嘘他们那个“教”拯世救人的道义担当,社会弱势群体就很容易被邪教教义的奇谈怪论所吸引,以侥幸心理相信邪教组织的谣言,以期改变在现实社会中无法改变的状况,获得精神上解脱,在缺乏警惕性下被邪教组织所煽动、俘获,使人们误入其中。因此我们需要通过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加大对民众的法制宣传,对其进行正面引导,使全民都能知法懂法,知道什么东西正确的,什么东西是歪门邪道的。党的十八大提出“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引领社会思潮、凝聚社会共识” 。建设富强、民主、文明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如果没有以自由平等和公正法治为核心价值观作为支撑,是难以成功的。从社会层面上看,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反映了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属性,我们党和国家奉行的核心价值理念。对帮助群拥有正确的价值观有重要的指导作用。
(三)加强邪教人员的人生观、价值观的改造,引导其树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现代社会是个人自主性的社会,个体自我意识的培养十分重要。从个人层面上,要使核心价值体系成为社会个体安身立命的精神家园,形成积极、乐观的心态,需要树立社会主导价值观在社会成员中的引领作用。“爱国、敬业、诚信、友善”体现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道德准则上的规定,是从个人行为层面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基本理念的凝练,是公民基本道德规范。它覆盖社会道德生活的各个领域,是公民必须恪守的基本道德准则,也是评价公民道德行为选择的基本价值标准。加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建设,能够从个体层面增强对邪教的免疫力。部分公众之所以迷信邪教,除了国家和社会层面的价值目标模糊以及邪教的欺骗性之外,与公众的基本道德素质低下密不可分。由于中国长期的封建社会浸染,封建思想没有完全消除,加上部分人群科学文化道德素质不高,使得邪教长期得不到治理。一些文化程度不高、视野狭隘的人对新出现的事物和正面理性的东西不容易接受,对简单、落后甚至愚昧的东西有新鲜感,容易接受。同时,随着全球化和信息化的深化,国内外出现了许多新情况和新问题,社会变革的速度超过个别人承受的能力,使其看不清社会和科学发展的趋势,不能掌握自身命运,他们产生了某种失落感和不安全感。他们感于今生,期于来世,采取在邪教活动中寻求心理安慰和精神寄托。邪教正是利用人们的这一心理,大肆散布反科学的歪理邪说,给予人们以虚无的精神寄托。从形式上看,邪教与宗教很相似,给民众一种超人间、超自然力量的尊崇,满足了部分民众的信仰需求,通过盲目教主崇拜或“神圣仪式”获得精神的安慰,从而摆脱世俗生活的烦恼。其实,部分民众对邪教的这种感觉完全是非理性的,并被狂热的宗教偏激情绪所左右,做出一些丧失理智的行为。所以我们应该重视科学文化教育工作,构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高公民的基本公民道德素质,在思想形态上自觉抵制不健康的邪教歪理邪说。同时,我们还应看到部分信奉邪教者虽然知识很丰富,但是在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上,并不比其他人更优越。通过对受害人的分析发现,他们的信念、价值系统中对“神”等超自然物有着天然的依赖,甚至认为某种可感觉到的、眼见为实的“神”是他们世界观中一个敬畏的、可依赖和可求助的概念,他们会把一切交付给“神”从而寻找保佑,幻想依赖超自然力来克服心中的恐惧。这种不科学的世界观人生观忽视了社会文化的作用、忽视个人作用,影响了人们自我人格的完善,容易出现崇拜和从众现象。心理和性格上有缺陷的人,也容易误入邪教。这些人自主意识差,期望依靠他人、托付他人,以减少自身的责任和压力。在这种托付心理的长期作用,这部分人群的弱点突出表现在:容易形成对他人的依赖,被动地听从他人的指令或盲目从众,运用非理性的价值判断体系来分析辨别事物。这些弱点为邪教的“不许怀疑 ”“对教主的绝对崇拜”“对教义的信奉”等精神控制提供了条件,该类虽然有知识但没有正确世界观价值观的人群也就成为邪教俘获的对象。因此,我们应从个人层面大力倡导“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核心价值观。爱国是个人层面核心价值观的核心,是每个公民的义务和责任,是调节个人与祖国关系的行为准则。敬业是对公民职业行为准则的价值评价,是从业者在本岗位上做好本职工作的前提条件。敬业既表现为热爱自己所从事的工作,干一行爱一行,更表现为对工作单位和民族国家的归属感和自豪感。这种归属感和自豪感使人生感到很充实,增强幸福感,增强对邪教的免疫力。诚信即诚实守信,是个人的立身之本和必备的道德品格,它强调诚实劳动、信守承诺、诚恳待人。当今社会,“诚信”已不再局限于传统的个体道德修养层面,它更是现代公民的社会公德和公共领域的交往规矩以及政府机构的行事准则。它是社会各阶层各行业都应该积极倡导的具有基础性和普适性特点的价值观。能否以友善的态度为人处世,不但体现着一个人的道德水平,同时也体现了一个民族素质的高低。只要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倡导并保留一份友善之情,发扬友善互助的精神,人间才能充满更多的真情,社会才会更加和谐。倡导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核心价值观,压缩邪教传播空间应该做到:第一,研究当前利益格局的调整所需要的价值原则,随着改革进入深入区,社会不同接触利益需求的不同,在客观要要求国家政策、体制机制等能够兼顾各阶层得利益,处理好公平和效率的关系。因此,我们应该立足国情,展开与邪教相关的道德价值研究,及时为信邪教的潜在群体提供价值原则和理念,使其消除改革带来的相对剥削感。第二,研究个人层面核心价值观的辩护功能和批判功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应该为合理的现实进行辩护和对不合理的现实进行批判,需要我们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建立对社会现实进行基本价值评价的标准体系,加强“辩护”和“批判”的适度性研究,更好地发挥道德的道义支持和谴责功能,使普通民众增强邪教的自我免疫力。第三,核心价值观要回应道德层面的现实研究,为现代的道德困境提供解决方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研究和宣称不仅要加强道德价值方面的基本问题研究,还要回应社会现实,解答人们心中的道德困惑,切断现实问题与邪教的链接的结合点。爱国、敬业、诚信、友善,是中国这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公民应当树立的基本价值追求和应当遵循的根本道德准则,是公民基本道德规范的核心要求,体现了社会主义价值追求和公民道德行为的本质属性。通过建构和宣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使民众在自我内心中树立去抵御邪教的“防火墙” ,瓦解邪教产生的群众基础。当前,我国已经进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爬坡过坎”的关键时期,抓住机遇,应对挑战,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宏伟目标,必须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社会社会思潮,弘扬社会正气,培育和谐人际关系,凝聚社会共识,塑造崇高人格和民族精神品格,让普通民众深刻认识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理念是“公平正义 ”“人民幸福”价值诉求的集中体现。国家、社会和个人三个层次的理念相互联系、相互贯通,是内在融贯的统一体,实现了政治理想、社会导向、行为准则的统一,实现了国家、集体、个人在价值目标上的统一,兼顾了国家、社会、个人三者的价值愿望和追求,维护社会的和谐有序运行。从文化角度来治理邪教的过程,哪一个层次的核心价值都不可或缺。通过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消除邪教产生和传播的土壤,使人民共享改革发展的成果。
总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具有强大的现实感召力,起着凝聚我国各族人民精神力量的作用,是社会团结、民族和社会和谐的精神支柱。消除邪教产生的土壤,既要大力宣传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想目标,又要加强法制建设,引导全民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导向抵制邪教的蔓延。
上一篇:全区“组组通”公路建设向竣工冲刺
下一篇:反邪教工作中如何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